Menu
Woocommerce Menu

易先良大使与前来电站慰问的CMEC董事长孙柏,摄这就是印在钞票上的斯里兰卡第一个燃煤电站的普特拉姆煤电站

0 Comment

斯前战区贾夫纳战后第一个供水项目开工 时间: Aug 8, 2016
来源:亚太日报斯里兰卡北部前战区贾夫纳战后第一个供水项目3日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将为贾夫纳地区铺设约140公里的供水管道,连接贾夫纳地区五个岛屿的水下管道铺设以及修建三座蓄水池。亚太日报记者杨梅菊发自科伦坡:斯里兰卡北部前战区贾夫纳战后第一个供水项目3日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将为贾夫纳地区铺设约140公里的供水管道,连接贾夫纳地区五个岛屿的水下管道铺设以及修建三座蓄水池。中标该项目的是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与斯里兰卡本地公司商务促进伙伴公司(BPPE)组成的联合体CMEC-BPPE
JV。项目工期为两年,建成后将使得贾夫纳地区30万居民受益。该项目由亚洲发展银行(ADB)以及法国发展属(AFD)提供资金,项目业主斯里兰卡水务局从2005年开始做可研,历时11年,终于促成该项目。CMEC也因此成为第一家在斯里兰卡贾夫纳地区参与供水项目建设的中国公司。“该项目致力于帮助贾夫纳地区的人民获得稳定的、可持续的、可靠的饮用水。CMEC在斯里兰卡市场经营多年,我们的职员以及工程师有很大一部分是斯里兰卡人,我们充分了解本地市场的需求以及自身与合作伙伴的优势,此次以联合体的形式中标,也是我公司在斯里兰卡的的本地化发展取得的又一个突破,”CMEC项目负责人钱浩隽告诉亚太日报记者。斯里兰卡北部贾夫纳地区,是原斯里兰卡猛虎组织的大本营,多年战乱导致该地区的基础设施落后,尤其是缺乏基本的供水设施。由于在旱季贾夫纳地区的河流都会断流,获取干净的饮用水对当地老百姓来说并非易事。由于缺乏稳定可靠的饮用水,贾夫纳地区美丽的海岛至今仍有一些岛屿是无人岛。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走进斯里兰卡“三峡工程”——普特拉姆燃煤电站
新华网科伦坡6月22日电(记者杨梅菊
黄海敏)在风景如画、旅游业日渐发达的斯里兰卡,距离首都科伦坡西北约130公里的普特拉姆有些“低调”。由于气候高温、高湿、高盐雾同时又属干旱区,该地长期相对人口稀少、经济欠发达,造成旅游服务设施相对滞后。但近几年,普特拉姆这个地名却频频被世界所知,而不断把普特拉姆带入公众视野的,是被称为斯里兰卡“三峡工程”的那座由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承建的普特拉姆燃煤电厂。从普特拉姆市区上了卡尔皮提亚半岛,远远就能看到三支高高的大烟囱和庞大的基站,在大海和蓝天之间安静的矗立着,奇怪的是,这座目前负荷着整个斯里兰卡45%发电量的煤电站,不要说浓烟滚滚,烟囱口甚至连一丝烟雾都看不到。“很多人因为从烟囱里看不到烟,就以为我们的电厂停止运行了,当地媒体也闹过这样的笑话,他们不知道,这正是我们在环保上严格按照世界标准设计和运营的体现。”日前,CMEC普特拉姆煤电站工程项目部现场总经理王路东指着身后的电站告诉正在作现场采访的新华社记者。即将竣工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这就是印在钞票上的斯里兰卡第一个燃煤电站的普特拉姆煤电站,它同时也是斯里兰卡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更是迄今为止中斯两国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项目建成后将成为斯里兰卡最重要、最经济的电力生产基地。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然而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也许更有说服力的,是王路东向人演示了无数遍的PPT中的数字:普特拉姆电站容量为3X300MW,分两期建设,一期为1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二期为2X300MW电站及附属设施,这意味着,目前普特拉姆电站的三台机组,单台发电量达到300MW,每一台都是斯里兰卡最大。今年8月,第三台机组将竣工,届时二期两台机组总发电量将是600MW,占斯里兰卡整个电网需求的45%,“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王路东说。在普特拉姆煤电站并网发电前,斯里兰卡只有燃油、风力和水力三种发电形式,由于风力和水力过于依赖自然条件的不稳定性,在没有煤电的情况下,燃油发电成为斯里兰卡主要的发电途经,造成了高昂的电价。但从成本上而言,燃油机组和燃煤机组之间则有着巨大差距,锡兰电力公司提供的数字显示,目前燃煤机组的发电成本为每度8个卢比(合人民币4毛钱),燃油机组则在每度25个卢比以上,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一般情况下,考虑到斯里兰卡人民的承受力,锡兰电力公司在购买燃油机组电时,会财政贴补一部分,最后燃油电的市场价格得以维持在每度18卢比。”王路东介绍。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普特拉姆电站的到来,使得斯里兰卡电价维持稳定乃至走低成为可能。要知道,在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的斯里兰卡,昂贵的电价是普通家庭的一笔重要开支。“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这样一座电站,尽管煤电技术对我们来说是全新的技术,运行起来有很大困难,但是我们看到情况正在好转,现在供电稳定,而且电价不会再没有节制地上涨了。而且我和很多人还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所以我们特别感谢中国。”桑西卡刚刚大学毕业进入普特拉姆煤电站担任项目部协调秘书,她的家不在普特拉姆,此前对这座电站的了解也大多来自报纸,但她告诉记者,进入电站工作她非常开心,因为她觉得自己通过这份工作与普通人的生活最大程度上发生着联系。事实上,记者在随机采访中发现,多数斯里兰卡普通人对普特拉姆煤电站表示欢迎,这一点令人感到惊讶——过去几年,因某些客观原因,普特拉姆电站曾频频遭受媒体误解乃至反对党的非议。“和媒体还有政客相比,电站才实实在在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很多人能分清这一点。”穿着工作服出现在操作间的桑德克拉告诉记者,他是附近的居民,在电站工作已经一年多。在普特拉姆燃煤电站值班的双方技术人员。新华社记者
杨梅菊
摄作为一个刚刚走出30年内战阴霾、正处战后飞速重建发展的新兴国家,电,作为生活中日渐不可替代的一部分,正深刻地影响着每一个斯里兰卡人的生活。从这个角度而言,普特拉姆电厂与任何一个中斯合作项目都不同,因为它的完工并不意味着责任的结束,正相反,从它开始发电运营的第一天起,无论是从技术角度还是管理角度,普特拉姆煤电站就注定进入接受全民检验的高度透明化运作之中,一旦“停电”,就意味着个人生活和社会生产会遭受极大不便,此时任何技术和管理上的故障都不能成为借口——这也是为什么自2011年第一台机组投入运营后,普特拉姆电站曾屡屡受到非议。“什么是一个好的项目?第一要看它有没有让普通人受益,第二个看它有没有让业主受益。从这一点看,煤电站项目都做到了。”王路东向记者提供了几个数字:2013年,电站业主方锡兰电力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真正盈利,盈利额达到1亿多美元。到目前为止,电站发电相对收益已经有5亿美元,这意味着一期投资的4.55亿美元已经全部收回。“在发电后两三年的时间里,就能收回成本,堪称奇迹。可以说,尽管有过故障,有过争议,但从经济规模和效益规模上,没有一个国家项目可以与之相比,”王路东说。有人曾用中国的三峡工程来比喻普特拉姆电厂,但上面那组数字恰恰说明,普特拉姆煤电厂对于斯里兰卡的意义事实上远远大于三峡之于中国,“三台机组全部运行后,仅仅一个电厂的发电量就占到全国的50%多,这么大的电量需求比例,前所未有。”王路东说。当然,这也意味着,普特拉姆火电厂所面临的压力和责任,同样前所未有。特别是考虑到前年和今年都出现了严重干旱,水力发电能力受到影响。正因为如此,基于一家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即便是一期工程早已于2011年交付完毕,按照合同CMEC不再对机组后期运行具有义务,但为了使机组运行顺畅、保证供电正常,作为技术拥有方的CMEC依然选择了为机组运营提供大量人力和技术支持,在机组操作间里,记者就看到,目前正在运营的两台机组操作系统前坐着的大部分仍然是中国人。“其实也是现在才明白,工程结束后,还有更难的部分在后面,下一步我们要思考的是,在将燃煤电站带进斯里兰卡的同时,怎样将技术也成功地交给他们。”王路东说。结束采访离开普特拉姆时已是入夜时分,电厂亮起灯火,工人宿舍门口的水果摊又出现了,8年前,他们第一次在这里摆摊做生意时,用的还是板车,如今老板已有妻儿,还开上了小汽车。从2006年开工到今天,变化正悄悄发生在这里的每个人身上,项目上年龄最大的职工安全员老白眼看就要退休了;初来时胆怯到话都说不出来的小万也早已是出入总统府、与业主方拍着桌子吵架的“首席翻译”;八年前一个人带着工人住帐篷、春节想孩子想得跑到屋外头偷偷抹眼泪的齐林,如今也是项目上的元老、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而技术员老马也由最初的不懂英语成为现在业主方工程师颇为爱戴的“老师”……铁打的工地流水的中国面孔,从电站专用码头到专用煤场再到作为核心部分的三台发电机组,想到再庞大的工程也是由这样一双手加另一双手建造而成,150米的烟囱也被一双又一双眼睛长久注视过,你就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正是普特拉姆煤电站,让“中国”两个字前所未有地与斯里兰卡2000万普通人生活发生如此紧密的联系。转载信息来源于新华网: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中国驻斯大使看望守护斯“电力大动脉”中资企业员工 时间: Feb 8, 2016
来源:亚太日报在中国传统新春佳节到来前夕,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易先良6日前往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承建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亲切看望坚守堪称斯“电力大动脉”的电站工程技术人员,勉励他们抓住新机遇,为深化中斯互利合作发挥更大作用。亚太日报记者黄海敏
张若愚发自科伦坡:在中国传统新春佳节到来前夕,中国驻斯里兰卡大使易先良6日前往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CMEC)承建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亲切看望坚守堪称斯“电力大动脉”的电站工程技术人员,勉励他们抓住新机遇,为深化中斯互利合作发挥更大作用。自2014年全部建成投产后,中方贷款建设的普特拉姆燃煤电站为斯里兰卡提供了50%以上的电力供应,使长期居高不下的当地电价下调25%,不仅保证了当地电力供应并为国有的锡兰电力公司创造了巨大利润,而且给当地百姓带来了诸多实惠。这座对当地经济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的电站被视为当地“电力大动脉”,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则被亲切称为“光明使者”。当天,易先良大使与前来电站慰问的CMEC董事长孙柏,同电站中斯员工一起欢度春节。易大使感谢CMEC全体员工一年来为推动中斯经贸合作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并为大家送去最诚挚的新春祝福。易大使表示,2015年是中斯两国关系重要一年,也是CMEC在斯里兰卡发展的关键年。虽然中斯两国关系一度紧张,但CMEC在帮助斯里兰卡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依然起到了中流砥柱作用,并对在过去的一年里CMEC在斯取得工作成果表示充分肯定。易大使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CMEC能够与使馆和商会更加紧密合作,共同应对即将到来的新机遇、新挑战,在中斯关系回暖的大环境下,努力开创CMEC在斯经贸发展新纪元,续写中资企业在斯里兰卡辉煌篇章。孙董事长对易大使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并对易大使以及使馆所有工作人员一直以来对CMEC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感谢。孙柏说,在企业未来的发展道路中,CMEC会继续本着互利互惠、共同发展、和谐进步的宗旨,不断进取、不断创新,积极营造CMEC品牌与模式,根据“一带一路”发展倡议,实现业绩口碑双丰收,树立在斯中国企业新标杆。
a{width:24px;}.xwxq1 td{ padding:0 10px;}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