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在市场寒冬中步履艰难,  太重集团于1998年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机械公司

0 Comment

【机械网】讯  佛山铁投集团昨日最新发布了广佛线二期工程的形象进度。据介绍,截至2014年2月28日,完成产值总计67532万元,而目前地铁施工的盾构机已正式从新城东站向着东平站成功掘进,这标志着土建一标段施工生产已进入盾构隧道施工阶段。  广佛线二期工程自魁奇路地铁站延伸至佛山新城(即东平新城)交通枢纽,工程总投资40.77亿元。线路长度6.678公里,均为地下线路,共设4座车站,由南向北分别为新城东站、东平站、世纪莲站、澜石站,其中东平站与规划中的佛山地铁三号线、广佛环线、广佛江珠城际线换乘。  根据昨日发布的形象进度,截至2014年2月28日,完成产值总计67532万元。上月20日上午9点16分,广佛线二期工程土建一标段新城东站至东平站左线盾构正式始发,盾构机头缓缓转动,向着东平站成功掘进,标志着广佛线二期工程土建一标段施工生产进入盾构隧道施工阶段。  广佛线二期工程新城东站-东平站左线区间全长1205米,由一台德国进口海瑞克土压平衡式盾构机从新城东站出发,沿裕和路中央绿化带从东向西掘进,计划在今年6月底至东平站然后吊出,完成区间施工任务。【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太原重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太重”)始建于1950年,是新中国第一座重型机械制造企业。虽然仅比共和国晚成立一年,太重的退休工人们仍自豪地把太重称为装备制造业的“共和国骄子”。  目前,太重集团已成为我国最大的大型起重机生产基地、大型挖掘设备制造基地、航天发射装置生产基地及大型轧机油膜轴承生产基地。作为“国民经济的开路先锋”,太重集团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  在集团成立的初期十年,太重主要引进前苏联技术。1955年,太重成功试制我国第一台大型桥式起重机;1959年,成功试制我国第一台薄板轧机;1961年,成功试制我国第一台4立方米电铲,同时成功试制我国第一台门式起重机、生产出我国第一套火车轮箍轧机。  这些重型机械帮助当时几乎没有外汇的中国积累了大量外汇储备。在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这些产品同样在中国关键的重工业建设和基建项目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文化大革命期间,太重的工作停滞,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期,集团才全面恢复生产。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太重集团很快和欧洲、美国、日本等建立了合作关系。  1982年,太重和德国德马克公司合作生产了大型履带式起重机,属国内首创,至此太重走向最多产时期。  追求第一的太重  在整个80年代,太重通过与外国公司合作,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我们被外国公司的技术和管理水平震惊了,这像是两个工业时代在交流。”太重集团总经理、首席工程师张志德回忆道。  “我们利用每分每秒来学习机械知识,以弥补在政治运动中失去的时间,大家坚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制造出属于自己的品牌机器。”  太重集团的国际合作在上世纪90年代陷入低潮,集团的工程师利用这段时间来消化和吸收在80年代学到的技术。到了90年代后期,太重集团已能生产出中国所需要的大多数重型设备,甚至开始出口设备到一些发展中国家。  为了提高其国际市场份额,太重集团开始邀请来自德国、奥地利和日本企业的专家,以提高自身技术水平。  太重集团于1998年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机械公司。  进入21世纪,太重集团开始出口铸造、锻造件、起重机和矿山设备等到50个国家。  1999年,太重研制出轧制规格为世界最大的穿孔机;2000年研制出单钩起重量为世界最大的桥机;2005年研制出起重量为世界最大的起重机。此外,在2008年研制出世界最大的铲斗式矿用挖掘机。  从2001年到2008年,太重集团年销售额平均每年增长33%。2008年,达到了100亿元。到明年,该集团的目标是销售额超过300亿人民币,其中出口达到30%以上。  走向世界的太重  据太重经销部销售经理王卫国介绍,虽然在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下,太重出口订货下降到仅3亿元,但在2008年,太重的出口订货达到16亿元,创历史新高。  王卫国说:“从2010年开始,到2013年,出口订货开始恢复并且维持在10亿元至13亿元。时代已经变了,在美国,重型设备并不像以前那么重要,作为新兴经济体中的重型设备供应商,崛起的太重集团逐渐从欧洲公司的手中赢得发展中国家的市场,这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另一个影响。”  2008年后,中国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不仅促进了经济的增长,也导致重型设备生产商之间严重的产能过剩和恶性竞争。挖掘机、起重机、锻造工厂之间激烈的价格竞争,让重型设备生产变成了一场注定要输的游戏。  随着行业竞争愈演愈烈,太重集团把目光投向了新产品。2011年,太重投资20亿元建立太重(天津)滨海公司,主要生产风电和核电设备。该子公司于2012年开始面向国外市场研制煤化工设备。  此外,2011年,太重收购澳大利亚威利朗沃集团。太重表示,此次收购将提高太重在中国的煤层气领域的竞争力,同时也是太重打开澳大利亚煤机市场迈出的重要一步。  在企业结构方面,太重共有总资产146亿元和14000名员工,现在,主要成员单位有:位于太原、天津的重型机械公司,位于太原、澳大利亚的煤炭开采设备公司,位于太原的铁路相关设备企业以及位于榆次的液压设备公司。  据了解,太重最有竞争力的产品包括风电和核电设备,煤炭、矿山、化工等行业的设备和高速列车车轮、车轴和轮对等。  勇于创新的太重  太重集团作为中国唯一的高速列车轮对生产商,在2010年成立铁路装备工业区,以通过扩大生产满足不断上升的出口需求。该工业区占地60公顷,建成后将拥有三个独立的车间,用以制造车轮、车轴和轮对。  “2010年的世界车轮市场需求十分紧迫,实际上,我们的行动并不早,如果早两年建造该园区,回报应该会更高。”王卫国说。  “在那时候,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考虑到我们有限的利润,需要投资的数额实在巨大。”  2012年,投资10亿元的高速列车车轮生产线在太重集团铁路工业区正式投产。车轴和轮对两条生产线仍处于试运行阶段,预计在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后将于今年开始全面运作。  为制作辗钢车轮,生产线需要进行的程序包括:切割、锻造、热处理、机加工和检验。  制作设备中的高速圆锯切割机从奥地利进口,其它的所有设备均为德国进口。  整条生产线具备年产30万片高品质车轮的制造能力,被称为目前中国技术最先进的高速列车车轮生产线。  NickTeunissen,南非环球铁路工程有限公司的销售经理到太重检验轮对的质量。  “产品质量很好。”他说。  早在新园区运营之前,太重集团已有几条旧生产线在进行正常的车轮、车轴和轮对生产。  2008年到2013年,该公司共出口22万台车轮和10万台车轴,用于地铁、铁路货车、采矿车和高速列车等。  自2010年以来,太重已出口3万副轮对。在中国,太重是该产品唯一的出口商,太重轨道交通装备业务部的国际贸易部主任焦鹏说。  “生产普通车轮和车轴的利润率正在迅速降低,高速列车设备的新车间为我们开辟了更大的新市场。”太重铁路产业园负责人任学义说。  中国的高速铁路网络于2004年才开始形成。到去年为止,高速铁路营运里程突破1万公里,远高于2004年的预测。相关专家预测在未来几年该规模还将增加一倍。  任学义说:“如果车轴和轮对生产线顺利通过试运行,中国可以大幅度降低其进口。”  太重在2012年获得由欧洲颁发的质量认证证书,成为向欧洲提供高速列车车轮、车轴和轮对的第一家中国出口商。但任学义认为,虽然进入全球车轮产业展示了太重的实力,但和国外制造业相比还有一定差距,这个差距从概念到材料体现在各个方面。  收购外国公司或技术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简单地通过购买设备或收购企业不能提高自身的研发能力,”任学义说,“随着国内竞争对手纷纷效仿购买先进的生产线,高速车轮和车轴市场将再次面临激烈的价格竞争。”【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50万元借款、7名技术人员、1位心怀抱负的领导者、1个98%混凝土泵依赖进口的行业……1992年,当中联建设机械产业公司在如此艰辛的环境中成立时,没有人会想到,历经多年嬗变,这个小小公司会改制成长为“中联重科”这样一个全球工程机械行业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中联重科起于工程机械,兴于工程机械,直到今天,工程机械仍是其发展规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在机械工程行业遭遇低谷的2012年,中联重科依然产销两旺,为行业唯一前三季度营收及纯利润逆势“双增长”企业,同时更是以盈利73.3亿元,位居2012年中国机械工业百强盈利榜第一位。  目前,中联重科是世界第十大工程机械企业,全球最大混凝土机械制造商,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产品目录最全的企业。  “中联的目标是,到2015年,公司销售收入突破1000亿元。”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早已给出其“千亿计划时间表”。而工程机械以其坚固基础和转型升级的双核驱动力,毋庸置疑已成为中联重科打造千亿产业的核心支撑。  “不给我们经费,我们就自己造!”1992年,在经历申请购买机械经费多次受挫之后,詹纯新坚定了“下海”的决心,除了为研究院寻找出路外,也怀抱一种打造中国自己的装备制造业品牌的理想。  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厂房,詹纯新带着几名技术人员自己画草图,自己拼接机器,就这样,中联自主生产的第一台混凝土泵“出生”了。这台命名为“001”号的混凝土泵至今还被保存在中联重科麓山工业园内,因其纯手工制造而被中联人戏称为“中联的劳斯莱斯”,铁皮上的斑斑锈迹记录了中联重科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一个千亿世界级工程机械企业的崛起之路。  伴随着混凝土泵的成功批量生产,中联重科的工程机械迎来了一个辉煌的时代:产品走向全世界、甚至出口到工程机械大国——日本;全球最长碳纤维臂架泵车投入生产使用,改变了人类应用泵车的历史;成功收购多家企业,其中不乏CIFA、M-TEC等行业佼佼者……可以说,正是因为工程机械长久稳定的发展,奠定了中联打造千亿产业的长远根基。  2001年以来,中联重科在国家化并购上斩获颇丰,先后完成对英国保路捷、全球混凝土机械龙头意大利CIFA等企业的并购买断;2011年,中联重科买断全球顶尖的被誉为“世界塔机设计标准”的德国JOST平头塔机技术,实现从中国第一到世界领先的华丽转身,中联重科在多个领域拥有绝对的研发制造实力和技术创新话语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五年中,中联重科销售额年均增幅达到70.27%,位居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企业第一位,远远超过全球50强10.75%的平均增幅,创造了业界称道的“中联速度”。  “在未来三五年里,希望能对工程机械关键零部件等领域的研发有所突破,到2015年,中联重科能进入全球工程机械领域前三强。”中联重科董事长秘书申柯介绍,全球工程机械产业将进入酝酿新变革和新突破的重要发展阶段,来自中国的工程机械厂商凭借高性价比产品和快速、优质的服务,势必提高中国机械设备在全球的市场份额。  在辉煌面前,中联重科从不故步自封,而是积极创新,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披荆斩棘,由“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再到“中国智造”,中联重科的每一步都彰显着一个世界级企业振兴中国制造业的宏伟信念。  “中联重科的创新转型路径让人们看到了工程机械的希望。”2月17日,湖南省副省长黄兰香在中联重科调研时指出,工程机械企业要不断提升创新能力,进一步加快产品转型升级,实现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在不久前揭晓的2013年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中,中联重科凭借“超大型塔式起重机关键技术及应用”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该项目突破了多项超大型塔机技术瓶颈,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成套技术,不仅打破了以往超大型塔机核心技术长期被国外品牌垄断的局面,还实现了在澳大利亚、新加坡、土耳其、阿联酋等十余个国家的批量出口,近五年来中联重科在全球塔机市场上一直位居第一。  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在回顾公司2013年经营成果时指出,“2013年是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遇到挑战最大、困难最多的一年,也是中联重科迎难而上、力量迸发的一年。”2013年,受制于产能过剩、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加之工程机械行业市场趋于饱和等因素,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在市场寒冬中步履艰难,借助科技创新,实现行业转型升级也已成为行业共识。  “超大型塔式起重机关键技术及应用”就是中联重科借助科技创新,迎难而上,实现产业升级的典型案例。在柏林举办的2013年度国际塔式起重机行业峰会上,中联重科建筑起重机械公司总经理黄群表示,在当前严峻的经济与市场环境下,中联重科塔机国内销售与上年同比保持稳定,海外销售同比增长近60%,其销售总量在全球塔机市场份额中占比已达20%。  面对工程机械行业产能过剩的严峻局面,中联重科发挥行业龙头作用,通过积极创新,不断占领市场制高点,为中国机械企业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个“中联样本”。  “开拓者”系列城镇混凝土成套设备就是中联重科结合市场需求,调整产品结构的一个成功案例。目前,中小城镇特别是农村市场利用水泥的方式处于无序粗放的原始状态,不但混凝土质量得不到保障,粗放的使用方法还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在中联重科副总裁、混凝土机械公司总经理陈晓非的定义中,“开拓者”是专门针对乡镇特殊工况的“新型城镇建设者”,“开拓者”产品的出现,能够解决城镇化施工建设的难题。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未来10年,城镇化将能够带来40万亿元的投资需求。这对于持续低迷的工程机械企业来说,无疑是难得的发展机遇。  “虽然农村对商品混凝土的需求量非常大,然而国内却缺乏能在农村应用的生产设备。农村市场散而无序,现在城市中的商品混凝土企业不愿意下乡。另外,现有的混凝土生产设备进入农村存在很多制约,如运输车辆、泵送设备进农村受尺寸的限制。”陈晓非表示,“开拓者”的出现,就是看准了这一巨大的市场缺口和未来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对商品混凝土的新一轮需求。  另一方面,中联重科持续创新,不断突破原有产品领域,通过拓展市场的宽度来占领行业的领先地位。2013年中联重科先后推出连续级配高效搅拌楼、楼式高品质机制砂石成套生产设备;以及通过并购德国M-TEC公司,成功抢占全球干混砂浆市场制高点就是很好的例子。  “工程机械是我们的优势产业,同时也是我们打造千亿产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我们积极走向全球、打造世界工程机械行业前三强的道路中功不可没。”詹纯新的一席话,再次确定了工程机械在中联重科的强势地位。【打印】
【关闭】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